当前位置:
首页
> 林业专题 > 党史学习教育 > 党史知识
【百年风华 • 中国共产党在江苏】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
发布日期:2021-04-21 13:11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第二章

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艰苦斗争

蒋介石在南京建立反动统治后,残酷镇压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。在中共中央领导下,江苏党组织在敌人统治的中心地区,领导人民开展反对蒋介石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政权的土地革命斗争。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,再加上党内“左”倾错误的影响,江苏党组织多次遭受严重挫折,历经磨难,但广大党员和革命群众仍信念坚定,顽强斗争,终于迎来了全民族抗日斗争的新阶段。

蒋介石在苏南初步实现其“清党”目标后,宣布继续北伐。几经反复,国民党军于1927年12月16日攻占徐州,17日攻克灌云、海州。孙传芳势力被逐出苏北,江苏全境为国民党政权完全控制。

国民党取代了北洋军阀对江苏的统治,但此时的国民党已经变成地主、买办资产阶级的代表,他们残酷镇压一切革命活动,实行白色恐怖。自南京四一〇反革命事件至1927年底,江苏就有5657人被捕,1836人被杀害,其中共产党员、团员骨干约850人,这还不包括被反动军警秘密逮捕、杀害者,以及暴动后被捕、被杀者。经济上,人民的捐税负担“较孙传芳、张宗昌时代变本加厉”,“有北伐捐、房捐、地亩捐、团体经费附征亩捐、二五库券、摊派公捐、预借冬漕种种名目”。政治上,人民没有丝毫自由,大革命时期在苏南一些地区活跃一时的工会、农会等革命群众组织被查禁取缔。

国民党通过“清党”“分共”,残酷迫害共产党人和坚持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左派。江苏的共产党组织被迫转入地下秘密活动,许多基层组织被打散。全省共产党员从7000多人锐减到1000多人。革命阵营迅速分化,一些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退出革命队伍,中间派中的许多人也同共产党拉开了距离。而真正的共产党人和坚定的革命战士,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,毫不动摇自己的信念,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继续坚持斗争。

针对变化了的形势,中共中央决定撤销江浙区委,分别组建江苏省委和浙江省委,同时由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,并决定原江浙区委代理书记陈延年主持江苏省委的筹建工作。1927年6月上旬,江苏省委在上海成立,省委委员有陈延年、赵世炎、王若飞、郭伯和等人,陈延年任书记,并逐步设立了工作机构。6月26日,刚成立不久的省委机关就被国民党军警破坏,陈延年、郭伯和、韩步先、黄竞西四人不幸被捕。陈、郭、黄坚贞不屈,于7月2日英勇就义。韩步先则成为可耻的叛徒。7月2日,代理江苏省委书记赵世炎由于韩的出卖而被捕,19日壮烈牺牲。

中共江苏各级地方组织也遭到极大破坏。1927年6月底,能与省委发生工作联系的地方党组织只有南京、无锡、宜兴、江阴、如皋、丹阳、苏州、徐州等八地。不久,无锡、南京党的负责人被捕。

8月7日,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(即八七会议),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。邓中夏被任命为江苏省委书记,他根据八七会议精神改组了省委。8月下旬起,省委陆续派出新的负责人到各地恢复党的工作。到年底,南京建立了市委,无锡、苏州、常州、江阴等13县建立了县委,泰兴、扬州、淮阴、淮安、东海等10县建立了特支。

为贯彻八七会议精神,江苏省委于9月间制订了《农民运动工作计划》,提出江苏农民暴动“应特别注意江北方面”,江南应“先努力发展减租抗租运动,由这些运动中扩大土地革命的宣传,提高农民革命的情绪”。然而,这一计划受到中央的批评。11月9日,省委又根据中央“左”倾指导方针的要求,制订了一个组织全省暴动的《紧急决议案》,提出“今后所有党的工作都应以准备或发展暴动为其重心”,农民暴动要占领县城,城市要以南京、上海为中心举行暴动。

10月上旬,江苏省委在上海召开了有苏南各地党组织负责人参加的会议,讨论了宜兴、无锡、常州、江阴、常熟等地在最短期间发动农民暴动的问题,决定在宜兴首先发动农民暴动。

宜兴县委很快制订了行动计划,并成立了领导暴动的行动委员会,由万益、段炎华、宗益寿、匡梦苏(匡亚明)、史砚芬5人组成。11月1日,2000多暴动农民臂缠红布,手持刀枪、锄耙、棍棒等武器,分头进攻县署、县公安局、商团团部、水警队,国民党县长、公安局长闻风逃逸,商团、水警亦作鸟兽散。暴动队伍很快占领全城,并成立了红色革命政权——宜兴工农委员会。无锡、常州等地反动当局十分震惊,一面加强戒备,一面向国民党省党部、省政府求援。暴动领导人为保存革命力量决定向农村转移,途中暴动基干队伍遭到商团和水警的反扑。4日,国民党第十三军二师一部开抵宜兴,镇压革命。暴动领导人万益等7人被捕。22日,万益等3人在宜兴被反动派杀害。反动政府还下令通缉参加暴动的主要人员,白色恐怖笼罩着宜兴。

宜兴暴动虽一度占领了县城,建立了革命政权,但由于反动势力强大,暴动领导人又缺乏组织领导武装斗争的经验,因而很快失败了。尽管如此,宜兴暴动是江苏最早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农民暴动,打响了苏南秋收暴动的第一枪。

为响应宜兴暴动,在苏南汇成农民总暴动的局面,省委决定组织无锡农民暴动。11月9日,无锡东北乡万余农民在杭果人、严朴率领下,攻占了安镇等13个村镇。一些地主豪绅的粮仓及住宅被捣毁,田单、契约、粮册、借据、租簿被焚毁,罪大恶极的地主被镇压。但由于暴动前走漏了风声,国民党无锡当局立即疯狂反扑,出动大批军警搜捕共产党员及农会干部。11日晚,中共无锡县委机关被破坏,省委特派员夏霖、段炎华及县委负责人乔心泉等被捕。13日晚,夏霖、乔心泉、张杏春、严寿鹤等7人被杀害。

宜兴、无锡暴动相继失败后,省委没有及时认识到“左”倾盲动错误的危害,仍要求其他地区继续组织毫无胜利把握的暴动,在苏南发动了江阴、丹阳农民暴动,在苏北举行了淮安横沟寺暴动以及如泰暴动。1928年5月1日的如泰农民暴动,是江苏党组织在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“左”倾错误指导下发动的最后一次较大规模的暴动,暴动领导人和许多共产党员、革命群众接连被反动派逮捕,如皋城中区委书记刘君霞、泰兴县委书记沈毅等先后英勇就义,其余被杀害者数百人。

如泰农民暴动失败后,省委对前一阶段的暴动进行了总结。1928年6月,省委作出《关于外县工作和农民工作决议案》,提出外县的工作任务,不是简单地拿着手枪的武装暴动,而是要引导广大的工农群众团结在党的政策之下,由日常的经济斗争逐步地走向武装暴动夺取政权。省委在暴动的策略指导上开始转变。

根据省委在城市举行暴动的要求,南京市委决定趁南京国民党驻军多数北调、防务空虚的时机,举行暴动。1928年5月,南京市委在台城开会时不幸被反动派发现,导致一批党团员被捕,许多支部活动陷于停顿。各地的工人运动也不可避免地受到“左”的指导思想的影响,因而暴露了一批工人领袖,使其遭到反动派的逮捕甚至杀害。

1928年1月,邓中夏奉调到广东工作,由项英代理江苏省委书记。是年2月16日,因叛徒告密,省委又一次遭到破坏。省委常委陈乔年、郑覆他,委员许白昊、张维桢等10余人被捕,陈、郑、许不久即惨遭杀害。

1928年春,省委为加强对外县工作的指导,派出一批干部到各地巡视,以加强与各地的联系,帮助各地加强组织建设。同时,为了适应地下斗争的特点,省委还加强了对秘密工作的指导,特别是城市工作的工作方法和组织形式有了一定改变,强调党的干部群众化、职业化,并尽可能地方化,以利于隐蔽活动。

来源:《中共江苏地方简史》(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著 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